赖声川的创意学



 

2006年我在史丹福大学演讲谈创意,

一位商学院的MBA学生问我说:「创意可以学吗?」

我反问他:「你们商学院不是有教吗?」

他说:「有吧。我们有学各种脑力激荡和另类思考的技巧。」

谈下去后,我发现他要的不是那些技巧,而是创意本身。

                      ─《赖声川的创意学》,p.28

为了分享创意挑战的淋漓痛快,并与当代顶尖的文化艺术正面对话,自2004年起,【表演工作坊】开始在各地进行表演艺术推广企画「Just Play It。【表坊】透过「Just Play It」与非常多学校、地方单位或企业分享这二十八年的创作历程及创意观点,从中发现比表演更好玩的事。这些优质活动,总能成为激发潜能的新触媒。而今年,我们将原本的「Just Play It」计划全面升级成「Campus Frolic」计划,其中更针对企业的需求量身打造课程。

课程主题就是「创意」。

在【表坊】,我们将「创意」分成两个部分:「构想面」和「执行面」,构想面关注的是灵感,执行面关注创意人如何确实地执行灵感。在Campus Frolic!企业课程中,我们将焦点放在构想面,以因应不同领域专才的需求,让他们在执行面上,根据自己的专业能力运用创意。

但创意的「构想面」可以教吗?如果可以,该怎么教?

在认知科学的领域,任何一门以应用为导向的学问大抵都包含陈述性知识(Declarative Knowledge)与程序性知识(Procedural Knowledge),后者必须透过实作让学习者锻炼执行知识的能力,进而推测其「Know-how」,就像开车?不是透过阅读或口述就能够习得的知识。

有一天我和侯孝贤谈到创意。

那是八○年代,

他在拍《童年往事》、我在排《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我问他:「你觉不觉得创意像一台大机器?」

他说:「我觉得我已经进到机房了,可以看到所有仪表板和按钮。」

我跟他说我看得到那机房的门,但还进不去。

                      ─《赖声川的创意学》,p.234

对创作者而言,创意的本质比较接近程序性知识。必需透过不断地实作练习才能更靠近「机房」。以多元智能理论著称的哈佛大学教授加纳德(Howard Gardner)也一再强调创造力是一种依附于情境、与情境高度互动的知识,学习者得在情境中不断尝试错误始能完成学习。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直觉地认为创意无法教的原因?因为这样的情境很难在学校的环境营造。

因此,关于创意的学习必须掌握两个要件,一必须是让学生亲自操作的体验式教学;二是讲师必须具有丰富的互动教学经验。而【表坊】量身打造的Campus Frolic!企业课程刚好完全具备这两项要件。原因有二:

  1. 我们让不同专长的表演艺术讲师设计不同的情境,让学员在不同情境下操作解题。所有的表演老师最擅长的即是情境塑造,透过不同的角色设计、场景安排,让学员得以顺利的进入情境,解答创意。
  2. 【表坊】精选3名讲师。运用表演艺术的不同媒介,打造一把通往创意大门的钥匙。

我们期待,可以将二十八年来的创意经验用有系统的方式分享给大家,因为创意最终是企业创造价值最核心的能力之一。如果您有兴趣,欢迎直接与我们联系。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