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们说相声 (1993)

相声的记忆,我们的记忆





此为【表演工作坊】创团作品二次搬演,借「相声」这一正在消逝的传统表演艺术形式,来反映现代社会中许多事物的消逝,在幽默逗笑的背后,隐藏着深沉的哲思。

编剧:赖声川规划的集体即兴创作

参与创作:李立群、李国修(1985)

导演:赖声川

演员:
李立群 饰 舜天啸
冯翊纲 饰 王地宝

舞台及灯光设计:聂光炎
服装及造型设计:靳萍萍
音效设计:张小雯
技术总监暨舞台监督:刘培能
绘景艺术指导:吴国清
舞台技术暨制作:王家全、程健雄
音效技术指导:杨家明
灯光技术指导:姚志伟
音乐取材:丽歌唱片、友善的狗有限公司
排演助理:尹昭德

制作人:丁乃竺
执行制作:谢明昌

巡回演出:
台北、台南、台中、新竹、中坜、高雄、洛杉矶、金门、新加坡

演出场次:51场
观赏人次:约60,000人

前夜,【表演工作坊】行政总监丁乃竺在梦中惊醒;她梦到《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在台上演出,当「戏包袱」抖开时,竟然是台下观众大声把答案说了出来。

昨夜,【表演工作坊】重新搬演八年前的旧戏码,台下洋溢着一片温馨气氛,证明丁乃竺的确是虚惊一场。

八年来,《那一夜,我们说相声》的录音带卖出了二十万卷,这也正是【表演工作坊】最担心的,大家过分熟悉而失去新鲜感。昨天很难统计有多少观众曾欣赏过,笑声也不似八年前屋顶彷佛都要震动的激动感觉,但现场始终有着一股怀旧温馨气息。导演赖声川认为,这或许才是他们所期待的,八年前,大家笑的过头,反而忽略体会戏中深沉的滋味。
——陈幼君,"怀旧添滋味",民生报,10/8/93

力霸百货与【表演工作坊】共同主办「相声是一场爱的演出」慈善义演,将把12月11日、12日,《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在世贸台北国际会议中心演出两场,50%的门票收入,捐给中华民国社会福利联合劝募协会,做为慈善基金。
——"【表演工作坊】义演说两场",民生报,10/13/93

很多记者不喜欢访问李立群,也不是每个导演都能够驾驭李立群,这位演谁、像谁的演员往往迈着外八字的步子,操着「他抓的住你」的口吻连珠炮般射向你,满满的,教人怀疑从那副时髦薄镜框看到的人,是不是都小了、矮了。一九八五年,赖声川回国,他抓住了李立群,再度把他抓回剧场舞台。《那一夜,我们说相声》造就了李立群在剧场上的蹊径,李立群此后没再跟过其他导演,成为【表演工作坊】的招牌之一。
李立群演戏有很多自己的主张,合作多年的赖声川说,他在乎每件事,甚至连衣服的扣子都要管,「而你要用他,就是放开他、相信他,最后他总会在你要的点上。」对于这样的演员,赖声川觉得,难搞,是值得的。
——卢健英,"李立群︰他抓得住观众",中时晚报,10/12/93

整整三个小时的演出,笑声、掌声不断,李立群,冯翊纲经妙绝伦的搭配表演,赢得了观众一致的口碑「演绝了!」。
赖声川是个奇才,而李立群、冯翊纲是绝活,把舜天啸、王地宝演活演绝了。
在李立群的表演中,我们看到的是悲怆、回肠荡气的表演,其念白,表情足以令人想起舞台剧「茶馆」中特级演员于是之的表演,不由的佩服李立群在舞台剧艺术表演中辉煌成就。
没有看过李立群、李国修配对的观众简直想像不出除了李、冯相配之外,怎么可能找得出另外的更好的一对。
不由得将「那一夜」中的相声与大陆的相声相比,虽然中国大陆北京是相声的起源地,但由于相声只是讽刺所谓落后的现象,有一度还必须去歌颂,使大陆相声的题材局限太大,不敢触动许多禁区,例如对于政治的干预,对于国家领袖、领导人的讽刺等等,在「那一夜」中就体现出台湾相声的无拘无束,无所顾忌,这才是相声得以轻松地批评国家大事、百姓小事的厉害之处。

——吴琦幸,李立群、冯翊纲搭档精彩绝伦,「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演绝了,美国国际日报,1/8/94

开创华人现代剧场的传奇性演出

一九八五年三月一日晚上七点半,在台北市南海路国立艺术馆上演的《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改写了华人的剧场史。这一出戏成为开创华人当代戏剧创意的里程碑。看似简简单单一出戏,两个演员,不断说话,其实创意复杂,影响深远,在观众面前出现的是一种全新的经验,一个全新的剧种、全新的表现方式,但又含深厚而熟悉的传统因子,不但不疏离,反而非常亲切。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像相声而却不是相声,不像舞台剧但的确又是舞台剧,它颠覆了传统相声,也颠覆了剧场;不可思议的是,凭这一个创意之举,拯救了传统相声,也造就了台湾现代剧场。《那一夜》的演出,当时掀起了社会对国内舞台艺术的热忱,开创了八0年代台湾剧场创意之先锋,又同时发动了保存传统民俗的运动。之前在台湾,现代剧场是不发达的。对许许多多的观众来说,他们从来没有看过现代舞台剧,第一次进剧场居然看的是《那一夜,我们说相声》,于是《那一夜》就成为他们心目中「剧场」的模样。接着,任何实验都容易被接受。

赖声川回忆:
说实话,相声在台湾死得太突然了。1978年,我出国留学,相声还算普遍,1983年,我回国,到唱片行,连老板都不知道相声是什么了。忘记了。非常超现实。一个活生生而重要的表演艺术好像就那么从来没有存在过。所以我想,我们给自己订的题目,就是「相声死了,我们应当是什么态度?」一定没有人在乎,除了少数关心文化的知识分子。

当时【表演工作坊】只是想把这一出戏好好做出来,在一些当时观众席容纳一百人以下的小空间中演出,一切技术需求也降到最低,方便制作。想不到,这么低调而质朴的概念,在首演的那一夜,造成空前的轰动。演员表演之精彩超过大家想像,剧本的创意更是前所未见,剧场的传奇诞生了。突然之间,一票难求,历史中从来没有出现在南海路的黄牛纷纷出笼,在植物园附近逗留,原来150元的票可以卖到2000元,还有人抢着买。主办单位只能一演再演,演到演员没有力气为止。到了高雄,现场居然出现了三种不同样式的票。原来两种是「伪票」,不肖分子自己印的!座位不是重号,就是最后一排后面不存在的一排!这种情形,可能不只在台湾剧场史,在世界剧场史中应当也是罕见的。

后来演出实况录音带发行,台湾大街小巷都在说相声。那一套录音带不只是台湾剧场界的传奇性副产品,更是台湾音乐界的奇迹,也应当算得上是世界有声出版品中的纪录:正版销售超过一百万套,盗版多五倍,「精致艺术」和「大众文化」做了一次巧妙、空前的结合。当联合报1999年选「台湾文学经典」作品时,《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入选为台湾一百五十年文学史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评论者马叔礼对此戏评论的标题足以说明《那一夜》的自我矛盾性格及创作上的高难度:「用相声来写相声的祭文」。----(部份内容取自陶庆梅及侯淑仪的《刹那中︰赖声川的剧场艺术》,台北时报文化出版社,2003)

编剧:赖声川规划的集体即兴创作

参与创作:李立群、李国修

导演:赖声川

演员:
李立群 饰 王地宝
李国修 饰 舜天啸

舞台及灯光设计:聂光炎
服装及造型设计:靳萍萍
舞台监督:钟宝善
技术指导:张赞桃
布景制作:王德全
音乐:陈建华

制作人:许博允
执行制作:徐思洁

首演:3/1/1985 台北国立艺术馆

巡回演出:
台中、高雄、台南、中坜

演出场次︰20场
观赏人次︰约 30,000 人

赖声川自从获得加州柏克莱大学戏剧博士返国之后,在短短的一年来期间,他丰沛的创作力及独特的导演手法,已经为国内戏剧开创自由而自然的表现方式,蔚成一片风潮。
——"欢笑背后有多少眼泪",《中央日报》,3/2/85

新象艺术季的舞台剧《那一夜,我们说相声》至今为止,创造了新象演出的奇迹︰场场爆满,连加演的二十九日、三十日、三十一日三天的票也在前天晚上全部销售一空。
——"舞台剧票房奇迹!《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场场爆满,寻求再加演的可能",《民生报》,3/15/85

一般人表达题旨,用正话讲正话,讲得又笨又费气力。赖声川这次选择相声的形式,反话讲正话,讲得漂亮而裕如。
——朱天文,"赖声川的戏",《中国时报》,3/7/85

"The Night We Became Hsiang Sheng Comedians" is the premiere effort of the Performance Workshop. The newly formed group consists of two of Taiwan's most popular actors, Li Kuo-hsiu and Li Li-chun, and its most consistently innovative stage director, Lai Sheng-chuan. The three-man collective is commonly referred to in the Chinese press as "two Lis and a Lai".
This play, like others Mr. Lai has directed, developed not from a script but through collaborative improvistation combined with research. The results of this method have, so far, electrified Taiwan's still underdeveloped theater.
Last year, Mr. Lai directed a series of vignettes about retarded children by the Lan Ling Theater Workshop, Taiwan's seminal theater group. "Plucking Stars," as the production was called, managed to be realistic, inspired and genuinely moving without ever becoming preachy or patronizing. Mr. Lai's collaborators this time, though widely recognized as comic actors from TV, movie and stage appearances, have had varied enough acting careers to lend depth and conviction to their roles. The combination of these talents was bound to be a success, but the magnitude of it has been a welcome surprise to the group.
It is greatly to the group's credit that in spite of its rather lofty and unamusing aims, the play never bogs down in solemn profundities or obscure symbolism. Buoyed by the original, often startling humor and swept along by the plays energetic pace, the audience doesn't think about the essentially serious messages embedded within the piece's tight meticulous structure until later, and then more likely than not with an irrepressible smile.
——Paul Shackman, "Resuscitating Taiwan's "Cross Talk" Comedy" 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 5/17/85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是【表演工作坊】的第一出剧作。这个新创立的团体包含两位台湾极富盛名的演员,李国修和李立群,以及台湾持续最有创意的舞台导演赖声川。这三人组在台湾媒体中通常被称为「二李一赖」。
这出戏,就像赖先生所导的其他戏,不是从剧本出发,而是透过集体的即兴排练,再配合上研究而完成。这个方法所创造出来的戏,至少到目前为止,已经使台湾仍未开发的剧场大受刺激。去年,赖先生导了一些关于智能不足儿童的场景,由台湾种子剧团兰陵剧坊演出。《摘星》,这个演出的名字,结果既真实,又富创意,并且极为动人,而从头到尾并未教条或陶好观众的口味。这次赖先生的合作者虽然因其电视、电影和舞台秀的喜剧演员知名度高,本身有足够的表演经验使得他们角色可以有深度和说服力。这几个人的才华加在一起,注定是成功的,可是成功的程度之大,令这个团队感到惊喜。
必须夸奖的是,即使这出戏有极崇高的目标,演出中从来不会被神圣的深度之语或看不懂的象征主义所累赘。它的基础就是原创性高、时时令人惊奇的幽默感,而观众被这戏明快的节奏带走了,基本上不会思考到作品紧密、精巧结构中的严肃话题,直到后来,而后来想到时,总会含着微笑。
——保罗‧谢克曼,"重新救活台湾的相声喜剧",《亚洲华尔街日报》,5/17/85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创下国内戏剧最高收入的记录,也证明了舞台剧的商业存在价值。
《那》剧全省公演二十场,场场皆满,已有相当可观的利润。省政府有意安排《那》剧再赴各县市巡回演出,但因主角李立群在赶拍两部电影,李国修忙于电视演出,暂时无法巡演。
此外,《那》剧发行一套两卷录音带,出版公司以行销三万套以上,坊间盗录品不记其数,甚至有《李立群、李国修大爆笑》为名的盗版带,畅销程度仅次于《四海一家》。
——"那夜说相声收入创记录",《联合报》,6/85

长久以来,说相声人才的凋零,加上剧本难求,相声几乎从表演场合中消失。
今年四月间,新象艺术中心主办的国际艺术节,推出第一个节目《那一夜,我们说相声》把相声和舞台剧结合起来,由于剧本生动精采,编导配合无间,这项节目遂造成空前轰动,也使沉寂已久的相声舞台,重新获得鼓励和掌声。
最近一群学者和年轻人也基于对民俗艺术的喜爱,共同成立艺文中心,以究习说唱民俗曲艺为主,其中相声一项最引人注意,新剧本、新演员,予人视觉听觉崭新的感受,获得许多回响与共鸣。
——粘嫦钰,"那夜后……大家说相声",《自立晚报》,5/18/85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