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狗头

现代剧场的伟大经典



两个人相偕坐在树下日复一日的痴痴等待名叫狗头的人。2001年秋季于国家戏剧院演出的《等待狗头》是导演赖声川在历经二十年丰富的人生洗练后,从「悲剧就是喜剧,等待就是行动」角度,以更成熟的艺术境界重新诠释这部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戏剧作品。

编剧:Samuel Beckett山谬 贝克特

翻译:赖声川

导演:赖声川

演员:
丁乃筝 饰 艾斯特拉冈
萧 艾 饰 拉第米尔
陈立华 饰 包宙
施冬麟 饰 来福
林若岚 饰 男孩

整体空间及视觉设计规划:赖声川
舞台设计:赖声川、黄日俊
灯光设计:简立人

技术总监暨舞台监督:刘培能
舞台技术指导:黄日俊
灯光技术指导:车克谦
绘景艺术指导:吴国清
排演助理:朱慧娟
舞台制作:景翔舞台设计有限公司

制作人:丁乃竺
剧团经理:谢明昌
执行制作:陈瑄婕

巡回演出:
台北、高雄、台中、新竹

贝克特生前对人们诸如此类的问题,总是避而不答总之……不管Godot代表何意,剧中人都没有等到,戏演完了,人还在继续等待。所以有人认为,剧中两个流浪汉哥哥(Gogo)和弟弟(Didi)所等的不过是死亡而已。由于这种毫无目的的等待,除了必至的死亡以外,Godot是等不到的,正足以显示人生的荒谬,或毫无意义。这出戏不是太悲观了吗?不错!不但这出戏是悲观的,所有贝克特的戏都是悲观的。进一步说,所有以存在主义为思想基础的荒谬剧都是悲观的。
悲观,因为人生不管怎么看,只要看得仔细而认真的话,都看不出任何意义。因此人的存在与否全靠个人的选择和承担起该负的责 任,人生的意义需要自我赋予。一个人的承担因而反倒更为重大起来。
--马森,”狗头是什么?”,自由时报,10/18/2001

「…赖声川把果陀换成狗头,笔者相信不是亵渎,而是更深切、更沈痛的体会到二十一世纪此时此刻人性沉沦、救赎无望,人心焦躁、前途堪虑。我们在戏院里一面噙着泪水,目睹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荒谬处境,而且倍感无能为力……鉴于台湾多数的观众似乎偏爱肤浅不喜深思,只看表面不探內里,这出戏能不能打动他们的心弦, 穿透他们的灵魂,带给他们真正的震撼--接受考验的岂止贝克特或赖声川而已。」
--台大外文系暨戏剧系教授彭镜禧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