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大家一起来跳舞

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一出大胆的黑色喜剧,透过一栋现代公寓中所发生的事件与现象,对都会人的疏离作了一番荒谬奇想的讽刺;全剧充满了超写实而又极为写实的风味。舞台呈现一扭曲不正的两层结构体,表现出台北一栋公寓中的三户住家:一对性变态,一对男女情侣但男方是同性恋者,一对夫妻但妻子幻想自己生了小孩。穿梭在这栋老公寓之间的是一位智能不足的成年女子,由她的观点观看整个事情。
《来》剧配合了文建会文艺季,到台东、澎湖等较偏远地区演出。自立晚报剧评称之为「美丽大厦内的黑暗之舞」,并说「黄建业的人生透视加上表演工作坊的凝聚活力,将这支舞跳得多么生气勃勃!」

编剧:丁乃筝、赖声川、黄建业
部份灵感源自法兰卡‧兰梅的独幕剧《醒来时》

导演:黄建业

演员:
丁乃筝 饰 楼下似乎平凡的家庭主妇
金士会 饰 楼上玩死亡游戏的女人
邓程惠 饰 爱玩电梯的智能不足女人
郎祖筠 饰 愤世嫉俗的歌手
陈立美 饰 歌手的妹妹
邓安宁 饰 楼上女人的男人/歌手沉默的男友/家庭主妇的丈夫
程健雄 饰 楼下管理员/送便当小弟

舞台灯光设计:聂光炎
服装造型设计:铃鹿玉铃
原创音乐及音效设计:Tony Taylor、黄大炜
原创歌曲:<来,大家一起来跳舞>及<无尘的爱>
作曲:Tony Taylor
作词:赖声川、丁乃筝
演唱:郎祖筠

舞台监督:游源铿
舞台制作:景翔舞台设计有限公司
舞台技术暨制作:吴国清
灯光技术暨执行:姚志伟、黄祖廷
音效技术暨执行:杨家明
助理舞台监督:李琬玲
排演助理:刘亮佐、李耀华
服装助理:刘玉娃

艺术总监:赖声川
制作人:丁乃竺
执行制作:曾珍妮、吕永真
执行制作助理:戴海帝
平面设计:刘开工作室
摄影:刘振祥

世界首演:10/3/90 台北国立艺术馆

巡回演出:
台中、彰化、台南、高雄、屏东、南投、苗栗、中坜、基隆、台东、澎湖

演出场次:29场
观众人数:约28,000人

本质的反省与批判。戏的场景发生在一栋大厦里,透过对三个家庭的描述来呈现一个公寓的可能危机,其实也正是一个社会可能的危险因子。
确实,支持这个社会需要的是一些无形的力量,来突破越来越小的空间,和窒闷困顿的心灵,《来,大家一些来跳舞》提供了一个冷静的观照,并且表达了一些游戏的心情,或者可以这么说,如果这个社会多一些抽象的思维,社会的现实应该会得到改善吧!
这个戏的风格和赖声川的戏很不一样,但是编剧丁乃筝,导演黄建业和几个演员都很出色,加上聂光炎的舞台设计,铃鹿玉玲的服装设计,使整出戏在低调中有风趣,在荒谬中有诚恳的意涵。深思其意,对近年台湾的脱轨、脱序、脱线不免也怀抱了一丝希望。
看完戏后,走出艺术馆,拦了几部计程车都不停,使我想起这五年的台湾正如一只吹了太多气的汽球,突然噗的一声爆了,站在黑暗的街头我想︰汽球吹爆了,最好的方法不是去缝补,而是买一只新汽球来吹。并且在汽球爆的时候,大家笑一笑吧!把它当成是低气压中的掌声。
——林清玄,"娃娃观赏说很好看",民生报,10/11/90

《来,大家一起来跳舞》的设计,基本上是很受限制的。要写实,又不能太写实,要是诗又不能「诗情画意」。从大家来的讯息很多,有「超现实」,「雷内马格利特」,有「立体主义」,有「拼贴」技法等。不过我不是一个纯「理论型」的设计者,所以我的设计也许会受这些理论、技法的影响,但不沉陷在那一模式里,我总认为我设计的戏,是为这出戏的动作而作的戏。
——聂光炎,"来,大家一起来设计"

《来,大概一起来跳舞》是对一个变态环境的一丝寄望。当音乐还能打动人、舞还跳得起来时,这一些人尚未死去。世界末日来临时,人如果能跳着舞、唱着歌来迎接它,那么这些人应该能得到解脱。……
《来》剧的荒诞、变态是传达讯息的方式,如果观众看的坐立不安、心神不宁,那么这个大环境就有一丝希望。
——丁乃筝,"来,大家一起来跳舞",自立早报,10/1/90

本来丁乃筝在创作《来,大家一起来跳舞》的最初版本时,它是一个喜剧。这个喜剧除了丁家受法兰卡兰梅的独幕剧《醒来时》影响,变成其中一部份支架外,其他甲、乙两家和丙的智障角色,都是丁乃筝生活中目睹及耳闻的一些奇特现象。把它们交织呈现,在现代都会冷漠的公寓分割空间中,这些角色分别表露着不同的焦虑、梦想和幻觉。
可是,当这个戏进入排戏程序时,现实中畸异幽黯的角落似乎从每一位共同创作者的脑海中翻腾出来,赖声川、丁乃筝和我很快便决定,把丁家的脱线喜剧一改成一百八十度的重型悲剧。金士会提供了不少在她身边不快的婚姻和家庭暴力的实例,邓安宁在即兴时,经常表现出一些极其荒诞的虐待和威胁性喜感。其他几位演员和排演助理、舞台监督等,也经常在开工作会议时,甚至休息闲谈中七嘴八舌的吐露出接二连三恐怖和悲惨的真实故事。在表面上极为安稳的现实经验中,排演场突然转变成一个神秘、乖诞的黑色洞穴,它通常潜伏在理性表层底下的暴烈、荒芜与空虚惨诞的人际面貌,于是原剧作中带着荒谬讽刺的公寓风情,似乎很快便转变成一个扭曲变形的现代都会恶梦。
——黄建业,"从喜剧到暗影重重的荒诞世界"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