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死亡(非常意外!)(1995)

政治喜剧的时代精品



疑似爆炸案的主嫌在意外中坠楼死亡。改编自义大利当代最受争议的剧作家/导演/演员达利欧˙弗的原著《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意外的死亡》,全剧叙述一个看似神经病,但自称是「生活中扮演各种角色」的无厘头演员,被逮捕在某警察分局后假扮为各种不同身份的人,嬉耍分局警员,而同时警局正逢一群众运动头子在局中神秘的「意外死亡」。
剧本:达利欧‧弗 (义、Dario Fo)

翻译:赖声川

改编:赖声川、金士杰

导演:金士杰

演员:
赵自强 饰 丑
李建常 饰 一毛二,鼓手
刘亮佐 饰 刑警
吴世伟 饰 组长
李明泽 饰 一毛三,鼓手
冯翊纲 饰 局长
丁乃筝 饰 记者
洪瑞琦 饰 台上乐手

舞台设计:杨维桢
灯光设计:程健雄
服装及造型设计:蔡毓芬
音乐设计:洪瑞琦
舞台监督:杨家明
导演助理:徐珪莹
绘景艺术指导:吴国清
舞台技术指导:陈龙杰
灯光技术指导:黄祖延
音响技术指导:杨家明

艺术总监:赖声川
制作人:丁乃竺
剧团经理:谢明昌
执行制作:丁怡文
技术总监:刘培能

首演:11/12/95 国立艺术馆

巡回演出:
台北、台南、高雄、台中、中坜、新竹

场次:26场
观赏人次:约23,680人

「五香碎肉有营养,杂烩料理保健康。」这不是食品广告,而是台湾剧场新近树立的一座笑剧功德碑,是【表演工作坊】搭配金士杰所展现的讽刺新气象。《意外死亡(非常意外!)》是台湾剧场难得一见的笑剧上品。
主观批评不失为比较剧场「效果的一个途径。小女观赏《意外死亡(非常意外!)》几乎是从头笑到尾,有时候全场就只听到她的爆笑。内人没那么夸张,但开怀的经验是以往的剧场经验所不曾有。试比较她们笑的时机即可发现,小孩笑而大人没笑的时候,笑点落在可以独立于文义格局之外的台词、肢体动作、人物造型本身。通常是引发她联想到卡通、漫画或综艺短剧的动作与造型,如耍嘴皮、眼珠掉落地上或丑角的易容变貌等。至于大人笑而小孩不笑,无非涉及意识型态、政治黑幕、社会背景或虚伪人生,凡此种种都和剧情有关,都不是小孩所能领会。此处的比较大可引为笑剧和闹剧(slapstick)的一个分野。既然是笑剧,当然要能逗笑,可是如果一味搞笑,笑场变成闹场,讽刺的格调不变质也难。金士杰成功的地方就在于夸张的动作有节制,逗笑的场面有分寸,即使煞尾丑角借假器官推砌出来的「假象」穿帮,这一场最有可能沦为闹剧的戏照样展现他气定神闲的导演风格。
——吕健忠,他们意外笑得非常不意外,表演艺术杂志第36期

六年不曾执导演筒的金士杰经过一番慢火功夫、细细经营,把原来愤怒、爆笑、尖酸、辛辣的一出义大利当代政治喜剧作品,敷上一层超现实的油彩,抽离了现实的距离,美感与抒情出现,金士杰式喜剧于焉诞生。
——金士杰式喜剧,细细烘焙巧思,民生报11/12/95

【表演工作坊】会演出这个剧本大概是赖声川的选择,因为达利欧‧弗以喜、闹剧手法处理严肃议题,发出社会批评的作风,也正是赖声川的看家本领。但《意外死亡(非常意外!)》中所有人画白脸的丑扮又不得不令人想起金士杰导演的《荷朱新配》和《悬丝人》。
原剧创作的时、空都与我们颇有距离,改编的文化转换贴切自然,直指今日台湾政治、社会的病症,是引起共鸣的主因,十分贴近弗氏以大众剧场做文化批判的苦心。此剧左批执政党、右批反对党,拳打官僚制度、脚踢传播媒体,借着情节发展的荒谬,来凸显社会生态的荒谬。全剧是对于一个无政府主义者之死追求真相的调查报告,而是以调查作为出发点,引爆几个变态畸形的角落,后设计巧不但让我们看到一座舞台上的警察局,更把警察局变成恣意扮演的舞台。
金士杰的导演在人物夸张的反应之际,仍时时维系住情绪流动的可信度,终能完成本剧难度极高的风格要求:「一出感人的闹剧」。
——阎鸿亚,一出感人的闹剧,自由时报,11/27/95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