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不用学



前些年,我在写《创意学》一本书的时候,到了尼泊尔的山上做一个短期的闭关,在我关房隔壁的一栋小房子同时闭关的是我的好友,法国出家人及著名作家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我们每到中午的时候会出来,在阳光下用简单的素餐,巍巍的喜马拉雅山在背景中。闲聊中,他跟我分享了他近年来参与的一个伟大的科学实验,那就是世界知名的脑神经科学家共同主持的一个关于「快乐」的实验。马修充当科学家的白老鼠,经常要到实验室,身上挂满300多条感应器,然后被推进核磁共振器中,让科学家测验他在各种禅定状态中的脑波反应。

经过多年的广泛实验,800多位脑神经科学家的共同结论是:「快乐」是一个人脑可以学习的技巧,而像是禅定的活动,是直接能够促进快乐的行为。那一年,在喜马拉雅山下,马修兴奋的跟我说,他参加的这些实验结果将会改变人类的历史。

 

想一想,人类的历史,人类所有的成就,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归回到这一点──快乐的追寻。美国独立宣言中所阐述的这项天赋人权,到了我们这个时代,定义似乎已经模糊了:没有人否认快乐不是人生的目标,但很少人能说清楚快乐是什么,或者确认我们在生命中努力追寻的一切,能带来快乐。万一我们发现想像中那个追寻的对象到最后并不是我们所要的,怎么办?这形成一个相当可怕的现象──那就是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创意是一个神祕的旅程。几年后,在马修的邀请之下,我和我太太丁乃竺共同翻译了马修的著作《快乐学》。去年,我应香港的邀请做一个新戏,就在这个叫做《水中之书》的戏中探讨快乐对现代人的意义。很高兴在创作一年多之后,我有机会在台北和熟悉的演员和制作班底继续发展这个剧本,这种重新创作的过程让作品有机会更深化、更成熟。《快乐不用学》是这么来的。

我试图做一个简单的作品,但这五位元主要角色碰撞到一起所造成的交集怎么说都具有它一定的复杂性。虽然如此,我发现这个故事还是能够创造出单纯但深度的感动,至少我自己在写这个剧本时经常会陷入一种莫名的感动中。检查起自己在创作时到底在想什么,我发现我的注视就在周遭,这么多追寻快乐但不得其门而入的朋友们,也在远方,几年前在奥地利爆出的惊人新闻,关于一个爸爸把自己女儿囚禁在自家地下室多年的事件。这些极度黑暗的故事,总是会黏在我们心中,直到找到创意出口为止。

 

祝福每一个人都能够寻找到自己快乐之道!

 

*特别感谢香港话剧团为这次演出所给予的一切支持。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巴哈,不管他在哪里。相信他以各种方式都在人间。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