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怪谭

台湾是个超现实的艺术装置作品



一个神经兮兮的人站在台上,跟我们说他要说一个故事,关于一个神经兮兮的人,这个人人格分裂了,所以经常不知道他自己是谁,而说书人经常提醒我们说,这绝对不是他的故事,是他朋友的故事,但是他的朋友很可怜,想到这儿他又会掉泪……

编剧:赖声川、李立群

导演:赖声川

演员:
李立群(李发、影像中的李发、影像中的老人)

舞台设计:刘培能
灯光设计:谢寅龙
服装及造型设计:黄嘉纯
影像设计及制作:杜可风(Christopher Doyle)
舞台监督:刘培能
灯光技术指导:郑国扬
音效技术暨制作:杨家明
影像执行:程健雄

制作人:丁乃竺
执行制作:曾珍妮

世界首演:4/25/91 台北国军文艺中心

巡回演出:
台北、台中、中坜、高雄、基隆、台南市立文化中心

演出场次:24场
观赏人次:约 22,000人
《台湾怪谭》是李立群,用「单口相声」演出的。舞台设计上又结合了电视的影像设计。李立群演一个个性不稳定的人,在台上以一些日常生活的小例子,来影射目前的社会及政治事件。他从立法院,谈到KTV,从KTV又转到环保问题。用「岔题」方式的「脱口秀」演出。没有一则中心发展之主线,正反应出我们生活的琐碎无章。只有在李立群与「卡拉哈哈」之相声伴「说」带对话时─他和他自己的影像讲话及搭腔时─回到「对口相声」的节奏。但自言自语,自嘲自讽的确是高难度的表演,非像李立群一样第一流的演员不能胜任。
——杨万运,”此"谭" 祇台湾有”,民生报,4/27/91

《台湾怪谭》让李立群走入戏剧生涯的另一阶段,也让单口表演在台湾找到新的定位。
——曾清嫣,"李立群挥舞滑稽的利剑",联合报,5/7/91

我们一直在寻找一种语言,一种属于现代中国人的剧场语言。在这寻找及试验的过程中,那曾经在台湾死亡过的传统表演艺术「相声」,发挥了不少功能。在《那一夜》和《这一夜》中,我们很自由的挖出了对口相声的各种面貌;我们创造了一些酷似传统相声的段子(像<电视与我>),也做了一些完全违反传统规则(<终点站>)或传统技巧(<四郎探亲>)的段子。对口相声已经像我们老朋友一样了,可以任意接受我们的发挥及转化。

「单口相声」是另外一个世界。在中国传统中,「单口」相声一直存在,但一直不是很得到充分的发展。我自己听一些老单口段子时,时常觉得有些别扭,有时觉得中国人的相声相当依靠两个演员互动关系中所造成的主讲、搭腔,讲者、听者关系。……

好几年前,李立群就兴起念头要一个人从头到尾演完一出戏。我想他是很想考验自己的极限吧。我也接受了这么一个挑战,我们两人曾一起发展过两个不同的构想︰一个是关于作家老舍之死,一个是关于传统大鼓说唱艺术。这两个构想都曾认真发展过,然后搁置,大家忙于眼前的其他事。

去年来了一个灵感;其实是一个画面︰一个个性不稳定的人,在台上说书,一直岔题,谈了一个晚上奇奇怪怪的事。这个剧场画面吸引了我们,我们两个开始工作。从《三国》、《水浒》开始,很容易就跨到立法院,KTV。从KTV,我们得到了更清楚的灵感,关于台湾人的一种必然分裂的个性。再参考《聊斋》,这灵感就完成了,这剧场画面在我们闹中成立了︰一个人在讲一个故事,叫《台湾怪谭》,关于一个分裂的人。
——赖声川,"「单口相声」与《台湾怪谭》"

《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和《这一夜,谁来说相声?》是剧场表演及相声在台湾的里程碑和新标竿。对口相声一逗一捧,二人搭档可以使叙述非常之精简及流畅;单口相声「失落了另一半」,难度非常高,演员对应角色的「层次」最为重要。
——冯翊纲,"那一夜,他「分裂」了"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