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夜,他们说相声

考中国哲学史二字箴言:放弃



透过两位西餐厅的主持人,一位补习班的老师,以及一位似真似假的思想玄学大师,带领我们探讨中国思想是否还存在的问题。由于全剧是以相声的方式呈现,因此中国思想中十分岸然的儒、道、默、法及诸子百家,全部被趣味式的语言及虚拟人物所颠覆。

编剧:赖声川规划之集体即兴创作

参与创作:刘亮佐、马奎元、赵自强、冯翊纲、卜学亮

导演:赖声川

演员:
冯翊纲 饰 庞门、「马千」
赵自强 饰 左道
卜学亮 饰 吴慧
仇泠 饰 古圣先贤爵士乐队
梅若颖 饰 古圣先贤爵士乐队
谢东宁 饰 古圣先贤爵士乐队

舞台暨灯光设计:聂光炎
服装及造型设计:靳萍萍
音乐暨音效设计:洪瑞琦
技术总监暨舞台监督:刘培能
绘景艺术指导:吴国清、黄建达
舞台技术指导:王家全、廖政忠
灯光技术指导:方渌芸
音响技术指导:陈稳健
副导演:刘亮佐、马奎元
排演助理暨即兴创作记录:关碧桂、仇泠、刘心媺

制作人:丁乃竺
剧团经理:谢明昌
执行制作:陈雅惠

世界首演:8/28/97台北国家戏剧院

巡回演出:
高雄、台中、中坜、台南、新竹

演出场次:37场
观赏人次:约44000人

(一):在最不该有思想的地方讲思想
在《这一夜》里,已经藏着些对中国思想与文化内在的忧虑与担心,8年以后,《又一夜,他们说相声》则承续了这份忧虑与担心,集中思考中国思想与中国文化。
这一次,依然是在华都西餐厅:在一个「最不该有思想的地方讲思想」,同时,这也是「在一个最不该有思想的时代里讲思想」。不要说西餐厅里讲中国思想已经很荒谬,即使是这个与社会关系一直比较融洽、合拍的「华都西餐厅」,居然也一样处在断水断电、流弹与扫射的不安宁中。因为无论是中国思想还是华都西餐厅,他们所处的时代,无非是 「污浊的空气、丑陋的房子、乱七八糟的交通、没有效率的政府」;在这样的社会里,每一个个体,「一步一小卦、三步一大卦,十步起个坛」: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与社会里,谁还会有心情在西餐厅谈思想全史呢?
因此,在第一段相声开始之初,就在RAP节奏的戏谑中给中国思想的当代命运定了个调子:放弃。因它留下来的,除了课本上「孔子及儒家」、「道家法家及其他」两个章节,这之外,恐怕也就只有些旁支末节了。前两段相声,《孔子第七十三贤人》、《我的老子》,看上去是分述儒、道两家,其实都是在讲述中国思想的现代命运。只不过在处理上,一个用的是儒家的人物原型,把时代还原到古代社会,用所谓「第七十三贤人」子虚的现代功利思想,与在一个纷乱时代里坚持理想与正义的儒者的思想结晶——《论语》——相碰撞;另一个则把时空带到了现代社会,从一个普通人,一个「图书管理员」,一个对中国思想有着深深眷念的老人,他所经历保存、发扬古代思想的遭遇,通过他在挫败面前的超然(也许是颓然), 通过他从一番儒者的努力到「齐物我」的「无我」,暗示着,中国的思想,也就只能在「无我」中慢慢摸索自己的秩序了。
通过戏剧的样式谈思想,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在这出戏里,它是把思想的探讨与一种似是而非的个人生活杂糅在一起,让古老的、两千年前的思想与现代生活、现代思想或者是现代人的生存景观相碰撞。在碰撞中,让人感受古老思想的精粹与美丽,体验现代社会与现代思想的空洞。而在这思想的同时,这部戏也在检讨天才而早熟的中国思想,为什么在后来对个人、对社会竟有着那样强的制约与压制?
第三段相声「董仲叔叔」就是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个寓言。它以隐喻的形式,把「独尊儒术」对思想的压制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缩小到一个家庭,它从一个变态家庭的故事来讲述一个民族在思想压制下的变态生活,以及这种极端压抑的变态对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它通过「董仲叔叔」的荒诞家庭,通过它「外儒内法」的强制性压制,感叹着「‘中国思想’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已经发展到完美的境界」,而在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中国思想就已经「提前退休」。剩下来的思想,不过就是在一篇文章上继续写文章,不会有任何创造力,而其余的,那就只是门槛之外的「狂想」了:所谓 「阴阳家统治世界」了。
阴阳学的思想,是中国古代思想中最为诡秘的部分,也是最容易为人改窜的思想。这一思想体系,从春秋时期的鬼谷子开始,他们很有系统地研究天地万物,后人拿它占卜算命,就完全是它的旁支末节了。但是,这种思想的粉末,却在这个时代里大行其道。也许,在一个民族的未来、国家的未来还有个人的未来都混沌不清的时候,最「有用」的,不过就是些思想的粉末吧?
「儒道墨法农名杂,阴阳纵横小说家」——这一部戏,纵横在这些古老而神奇的思想之中,既是在检讨一个民族的思想脉络,又是在思考传统思想在当代社会的存在状态。到最后,舞台上空空荡荡,连华都西餐厅的墙也被砸出一个大洞来,只剩下庞门、左道两个人在苦撑着门面:这是不是在说,在当代中国人的思想意识中,残留下来的,也就只有「旁门左道」的道理。

(二)缺席、消失与扮演
在赖声川的「相声」系列里,缺席、不到场、扮演是常见的事,而且这些看似闲散的笔法,其实都暗藏着许多意味。在《那一夜》里,缺席的是两位相声民俗大师,而两位餐厅秀演员则要扮演这两位大师;在《这一夜》里,来自大陆的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年乐老先生又没有来。这两次的缺席,在形式层面上都暗含著文化与文化传统的消失。而到了《又一夜》里,「当代最有学问的灵异大师」马千,他的状况与前二者相比就有点奇怪:最开始他没有来,顶替他的人是「吴慧」;后来是庞门在扮演马千;再后来是酷似庞门的像是马千又搞不清是马千还是庞门的人神秘地从舞台上走过。在这复杂的扮演关系中,人、人的身份、人是谁、谁是谁……这些奇妙的关联,就格外成问题;而且,这种复杂的扮演关系在这里也在说明,传统,文化与思想,并不只是「消失」那么简单,它似乎存在,又似乎不存在;它绵延连续,却面貌迥异。这就好比这位思想大师「马千」,他有着史学家司马迁的半个姓名,却丢掉了他完整的姓与名:毫厘之差,往往就谬之千里。
当年,赖声川与李立群、李国修联手打造了「华都西餐厅」,使得这个俗气、嘈杂的夜总会,居然成了现在这个「吴慧」梦寐以求想来讲相声的地方。可是,毕竟经过了这么多年,时代也有着它独特的现代面貌:当台湾整个社会一片动荡时,这个小小的与社会共命运的「华都西餐厅」也一样免不了损毁的命运:到最后,不仅水电断了,而且「华都西餐厅」一面墙上也有了个大洞。看样子,「华都西餐厅」要被勒令拆除了。这不仅会让人担心,还会有下一部相声剧吗?下一部相声剧会在哪里演?
----陶庆梅及侯淑仪,《刹那中︰赖声川的剧场艺术》,台北时报文化出版社,2003

相声热潮又将席卷全省。国内首屈一指的剧团【表演工作坊】,即将于八月底再度推出现代剧场相声第三集--《又一夜,他们说相声》,目前已引起高度期盼,前天开始预售,票房立刻卖到五成。
【表演工作坊】七十四年的创团作品《那一夜,我们说相声》创造了台湾剧场界空前的黄金时代,不但戏票一票难求,演出现场相声录音带更传遍大街小巷,几乎人人都可以背上几句,堪称当时的国民教育最佳教材。
——江世芳,“表演工作坊三说相声,嘲讽中国人内心的最深层”,《中国时报》5/6/97

第一次演舞台剧,就碰到要说相声,对卜学亮来说,可是一项大考验,加上与他一起演出的搭档冯翊纲、赵自强,都是经验丰富的舞台剧演员,更给他不小的压力。……
……知道很多人以能和赖导合作为目标,卜学亮说:「我是半路出家的,就有机会和赖导合作,连我大学同学都打电话来恭禧我,我会好好珍惜这个机会。」……
——李德珍,“卜学亮学说相声下苦工”,《民生报》,6/9/97

【表演工作坊】新作《又一夜,他们说相声》,开卖七天,预售已近九成五,原本保留的下午场决定释出,再追加三个晚场,总计加演时段是八月三十一日、九月七日午场,九月七、八、九日晚场……
——“又一夜相声卖的热”,《民生报》,6/12/97

备受瞩目的【表演工作坊】新作《又一夜,他们说相声》终于要在今晚与观众正式见面,将再突破相声和剧场的极限,创造出世纪末对中国五千年思想的整体省思—爆笑的。
在突破剧场极限之前,《又一夜》已突破票房极限。它创下原订十场票房四天售完、加演又卖完又加演的盛况,现在要在十一月再加演五场,造成一票难求的空前盛况,市场反应惊人,显然是因为前两次「说相声」的热潮至今令人难忘。……
……赖声川表示,这出戏关怀的还是所有人,我们处在儒家被放弃、道家没人要、董仲舒是怪物、阴阳家已经破产的时代,这的确是一个极艰难的情境。例如阴阳家本来是很科学的东西,现在反倒占卜算卦的枝微末节风靡,对于这个荒谬的世界,我们又能做什么呢?只好用力笑了。……
—江世芳,“「又一夜说相声」加演连连”,《中国时报》,8/28/97

「华都西餐厅」又开张了!备受瞩目的【表演工作坊】新作《又一夜,他们说相声》今(八月二十八日)晚在国家剧院风雨登场,再次展现相声魅力。
《又》剧是表坊所创作第三出相声剧,依循着《那一夜》和《这一夜》华都西餐厅的模式,未演先轰动,从六月初开始售票,经过四天售票已近九成,经观众连续不断电话要求加演,后再推出五场加演场次,也很快的销售一空,昨天下午采排时,行政总监丁乃竺再为向隅者宣布好消息,「抵不过观众的加演要求,第二波加演将于十一月十一日至十五日于国家剧院再加五场,今起开放预约。」……
————李莲珠,“又一夜,他们说相声今明两天风雨登场”,《大成报》,8/28/97

一再加演的《又一夜,他们说相声》,今晚将在台北首演,编剧赖声川希望借此世纪末对中国五千年思想的整体省思,以幽默但辛酸,爆笑但尖锐的方式,寻出中国思想自古至今的根本脉络。
突破相声和剧场极限创造的《又》剧,由赵自强、卜学亮等演出,除了已在台北加演五场、台中加演一场外,又决定十一月于台北加演五场。
————施美惠,“相声,他们说不完”,《联合报》,8/28/97

安珀台风过境,台北国家剧院将在今天下午宣布今晚的表演《又一夜,他们说相声》是否停演……
在打烊了八年之后,老字号的「华都西餐厅」在昨晚搬到国家剧院,三度重新开张。餐厅的装潢依旧,然而两侧的玻璃廊柱显得更为巨大。场子里气氛热烈,前来捧场的客人满坑满谷,怀旧的、慕名的、好奇的……他们依旧在两位主持人活跳卖力的演出之下笑弯了腰,鼓痛了手,一个个包袱像高速公路上的反光指标版,稍纵即逝,永远没完没了。笑声依旧剧烈,只是不知为什么,笑声的回音悬浮于巨大的玻璃廊柱幽暗处,竟成了心头挥之不去的落寞。……
……赖生川决定赋予他所拿手的相声以更狂野的面貌,痛批台湾社会的种种血腥暴力乃是歪歪得更歪——我们对中国文化的放弃,或者是更糟的,误解。原本只要宣告中国思想破产的赖声川,竟反而成为列祖列宗的护盘者。……
……《又一夜》对台湾血淋淋的批判更甚从前,绝对不逊于北京人艺的「鸟人」。……
江世芳,“「相声」是否停演,电话查询”,《中国时报》,8/29/97

赖声川的「相声剧」像是贝克特《等待果陀》的变奏延长版。果陀永远不来,两个流浪汉只好在路边发明一些无聊的游戏,打发等待的时光;同样的,两名华都西餐厅的主持人也因为等不到「大师」的出场,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掰段子、混时间。……
……赖声川永远不会让他的戏沦为轻易的道德批判或油嘴滑舌,全剧虽呈现中国思想末流余绪「旁门左道」的可怜可鄙,却也流露出浓厚认同现世的温情,这种矛盾正是一系列相声剧最动人之处。……
……「相声」与「中国思想」的共通之处,也许只在两者具为「语言的艺术」,但值得注意的是,赖声川能将纯语言的表演「转化」为戏剧,靠的是他自觉的「造景能力」。几乎每个段子都以一个场景为中心,凝聚所有语言的走向与焦点,细节凭空虚构却得以在观众眼前栩栩如生。……
——鸿鸿,“歪批正着,言笑解套”,《联合报》,9/10/97

《又一夜,他们说相声》还在热烈公演,原声带就迫不及待推出,导演赖声川还盛赞相声表演新搭档卜学亮与赵自强的表演才华。……
……选在公演尚未结束之际推出原声带,赖声川与丰华唱片公司都认为原声带与相声表演有互补作用,甚至因为听了相声原声带,还想再去看画面的加分作用,而以当年《那一夜》卖了四十几万套,八十万张;《这一夜》也销售三十多万套的佳绩;《又一夜》也让人充满信心……
——邱素惠,“卜学亮、赵自强相声尖兵”,《大成报》,10/6/97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