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禧夜,我们说相声(2000)

赖声川的相声剧又一次重新定义自己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场景改设在相声的发源地--北京,时序从一九OO庚子年十二月三十日开始,上半场借北京一家「千年茶园」所发生的相声表演,串连下半场在台北发生的千禧大选事件,全剧穿梭时空一百年,从清末八国联军清帝国瓦解,一路说到九二一震灾后的改朝换代,前呼后应,形成预言与回照,借古讽今,亦借今论古。
《千禧夜,我们说相声》的演出人员,除有观众熟悉的金士杰、赵自强、李建常,表坊还特别邀请到拥有丰富相声表演经验的「综艺界大哥大」倪敏然担纲演出。配合时事,由倪敏然分别模仿林信义及吕秀莲的电视广告「相声救国篇」更再当时成为广告界热门话题。

编剧:赖声川构思、带领的即兴创作

参与创作:金士杰、赵自强、倪敏然、李建常

导演:赖声川

演员:
金士杰 饰 皮不笑、沈京炳
赵自强 饰 乐翻天、劳正当
倪敏然 饰 贝勒爷、曾立伟
李建常 饰 后台小弟、玩意儿、总干事

舞台设计:赖声川
灯光设计:简立人
服装暨造形设计:铃鹿玉铃、铃鹿玉静
音乐:洪瑞琪
导演助理:白泰泽
历史资料研究助理:陈幸祺
即兴创作纪录暨排演助理:仇泠、关碧桂、白泰泽
动作指导:李建常
技术总监暨舞台监督:刘培能
绘景艺术指导:吴国清
灯光技术指导:方渌芸
音响技术指导:夏杰
音效设计:黄定城
舞台制作:景翔舞台设计有限公司

制作人:丁乃竺
剧团经理:谢明昌
执行制作:陈瑄婕

世界首演:12/29/2000 台北国家戏剧院

巡回演出:
高雄、台中、中坜、台南、新竹、北京、上海

演出场次:43场
观赏人次:约58000人

就主题来说,《千禧夜,我们说相声》依然延续《那一夜,我们说相声》穿梭时空、借古讽今的历史包袱,有点酸又不会太酸的刻薄嘲弄,当然是不满现实的理性观众最欣赏的批判。故事借由八国联军大乱后,北京一家戏园子「千年茶园」开张演出,相声演员豁出去准备好一篇「告全国同胞书」,加上场子垮棚,展开演员与大官的危险游戏,而百年后这个舞台被用来搬演千禧相声特别节目,交错时空的谐拟成为这次让观众疯狂的主要趣味。
--吴文智,"千禧夜我们说相声",今周刊,第133期,2000.12.24

对照市场百分百乐观景象,舞台上呈现的况味却难以规避回映世纪末人心惶惑的不安全感,从一百年前戏台的封馆、清朝的败亡,到一百年后闪烁俗丽的槟榔摊灯色的台北茶馆,「毁灭的阴影更胜从前(千禧原本就不是什么庆典,而是大劫),自然也反映了当前台湾政经动荡局势下的阴郁气氛」表坊好友、剧场编导鸿鸿下了这个注脚。
--纪慧玲,"嬉闹嘲讽世纪末乱象",民生报,2000.12.29

在贯穿全剧的舞台场景,「千年茶园」戏台的廊柱上,赖声川特意挂上由旧时老戏台的联句上,所撷取下来的两句对联:「百世即须臾只是春梦一场,万端观结局不怪古人情」,或许可以窥出赖声川在「千禧夜」剧中的所见所思--百年前的中国人,曾经那样跨过世纪的门槛,那么今时今日的台湾人呢?
--赖廷恒,"千禧夜说相声,表坊借古讽今",中国时报,2000.12.29

笑,笑,大笑 。这是相声。
这是赖声川的相声。它不是只存在在剧场,不是只存在在收音机里。它存在于生活里,生命的不期而遇中……赖声川谈的是中国文化和戏剧艺术的最深层--关于语言,关于「听」…情感,表演,精神,在嘴巴的开阖中融为完美却刹那的气息吞吐,落英缤纷。
--江世芳,"赖声川的相声剧 抖小包袱装大包袱",表演艺术,第96期,2000年12月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