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二主

可能有史以来最欢乐的喜剧



义大利艺术喜剧自三世纪以来在世界剧场中扮演一重要的影响力量。【表演工作坊】曾借用义大利艺术喜剧的即兴训练方式创作出《暗恋桃花源》中之「桃花源」部份,为台湾剧场带来一种快速、疯狂但高度精致化而智慧的喜剧表演。高多尼是义大利艺术喜剧作家中之泰斗,《一夫二主》是他的代表作,描写一个随时处于饥饿的状态又自以为聪明的仆人,为了赚钱而兼差,同时服侍两位主人。在一连串隐瞒、欺骗行为之后,剧情疯狂的走向一些不可收拾的结局。

剧本:赖声川改编自卡罗‧高多尼(义大利,1707-1793)原著

导演:赖声川

演员:
李立群 饰 楚法丁诺
金士杰 饰 潘大龙
萧 艾 饰 比雅
赵自强 饰 佛林都
陶传正 饰 伦巴第大法官
尹昭德 饰 西维欧
孙宝贵 饰 丁娜
张凤书 饰 克莉斯
康禄祺 饰 毕老板
高肇政 饰 苦力、侍者
赵启宇 饰 苦力、侍者

舞台及灯光设计:聂光炎
服装及造型设计:靳萍萍
原创音乐:张小雯

副导演:陈立美
剧本创作助理:郭佩霖、蔡依云、周蓉诗
导演助理:吴世伟、鲍代玉、符宏征
技术总监暨舞台监督:刘培能
灯光技术指导:李俊余 程健雄
音响技术指导:杨家明
舞台技术执行:陈龙杰
绘景艺术指导:吴国清

制作人:丁乃竺
剧团经理:谢明昌
执行制作:丁怡文

首演:3/18/95 台北国家戏剧院

巡回演出:
高雄、台南、中坜、台中

场次:21场
观赏人次:32248人

三百年前义大利街头喜剧的形式,可能就在你眼前重现!传统菱花格子图案、手拉式布幕、城堡式的尖塔、挤得出乳沟的连身紧身蓬裙……,只舞台上方横写着「一夫二主盛大公演」,有点中国元杂剧「XXX在此做场」的况味。这是一出古老国度的古老剧种,被二十世纪末的台湾人玩出二十一世纪的疯狂。
——纪慧玲,"台北舞台《一夫二主》义大利味",民生报,3/18/95

为了营造义大利艺术喜剧野台演出的气氛,聂光炎的舞台看版刻意有点「土气」,演员身着义大利宫廷服装穿梭舞台,以一连串「乌龙」爆笑事件,点出社会、人性的荒谬。
在《一夫二主》的即兴训练中,导演赖声川透过演员的潜力,发挥许多属于中国声腔叫卖和相声的本领,而演员自己在进行动脑即兴时,也常会笑到在地上抽筋。
《一夫二主》导演很明显的让观众看出演员在演戏,因此夸张、好笑是演出第一要务。自以为聪明(其实很笨)的仆人楚法丁诺是李立群饰演,他为了贪钱兼差服侍两个主人,偏偏两个主人又是爱情悲剧主角,结果全剧最重要的动线,就是两个主人要见面,但仆人却千方百计不让两人见面的铺陈上。
——王亚玲,"《一夫二主》浓浓卡布奇诺味" ,中国时报,3/18/95

《一夫二主》一场餐厅吃饭的高潮戏,充分展现李立群、萧艾等人体力与演技的大挑战,掷盘子的特技将会让观众看的出神。
——陈慧玲,"《一夫二主》要您轻松",自立早报,3/18/95

高多尼的剧本固然每一场景都妙趣横生,却仍有前言不搭后语的逻辑漏洞。在史崔勒的处理下,这些剧情上的粗率之处可以被表演特性掩盖,甚至成为怀旧风格的特色,但赖声川在不同舞台质地的考量下,费心将全剧修补得滴水不漏,并且强调了某些此时此地的敏感话题,企图透过这部两百年前的剧本,和观众直接对话,针贬我们共同的现实。……
于是,原本无厘头到底的搞笑技俩,现在不时流露出微言大义。一场两个主人轮流打仆人的戏,打到后来竟然一起跳着舞来。爆笑之余不禁猛地一醒︰政府与民众真的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吗?又如原本为自由恋爱逃家的情人,现在附加了革命党的身份,满口革命理想,却从不正视百姓疾苦,只关心自己的爱情是否顺遂。赖声川在这里对反对派人士投下既人性又嘲谑的一瞥。
疯狂的喜感,尖锐的社会讯息,赖声川越来越像徐克了。
——鸿鸿,"赖声川+李立群也搞笑也针贬",工商时报,3/18/95

从野台闹剧变成国家戏剧院室内演出,又不失原来的俗民质感,势必经过转化,在此看到赖声川独到的能力;面对不同观众,特别以「较知识性的历史题材」来做为演出内容。而由观众一样受到吸引,证明︰知识阶层固然有其知识之精致面,但此外,除了熟悉的题材不同外,知识分子与一般人无异,一样需要透过闹剧等俗民文化来丰润、沉淀自己生活,不必自命清高,因此,这成为一出自我嘲讽的「知识分子的闹剧」。
另外,对舞台型态的转换上,亦特别设计一个立体三面向的大盒子,开演打开,演完关起,正带着可以流浪演出的意味;而开场、中场及戏间,都有类似穿帮的演员直接与观众交谈,这些安排呈现了某种野台特色。
——廖抱一,"一场知识分子的闹剧",民生报,3/23/95

香港朋友说︰「你们来香港看表演?我们还去台北看呢!」这句话令我窃喜,真的,这几年民间文化活动真是蓬勃发展,表演多元化,而且真开放自由,有如西方文艺复兴期的气氛。自由,我认为民主自由是很重要的因素。没错,被约束、受压制的阴影还存在某些创作中,去年人间剧展着军装齐步走的一群演员令我印象深刻。但是观众也有选择自由,如果戏不好看,看了会有不必要的郁卒,何必自找罪受?而且浪费时间。
什么时代了嘛?还老揭旧疮疤?我们要娱乐,要揶揄一下现实(当然也不放弃努力改变不尽理想的现状),要笑,嘻嘻笑,哈哈笑。
就这一点来说,赖声川若不是先知先觉,至少也有知有觉。《暗恋桃花源》的滑稽印象犹新,《一夫二主》的改编创作又令人拍案叫绝。
——黄有德,"说火星话也是一样好笑",中时晚报,4/1/95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