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們說相聲




開創華人現代劇場的傳奇性演出

一九八五年三月一日晚上七點半,在台北市南海路國立藝術館上演的《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改寫了華人的劇場史。這一齣戲成為開創華人當代戲劇創意的里程碑。看似簡簡單單一齣戲,兩個演員,不斷說話,其實創意複雜,影響深遠,在觀眾面前出現的是一種全新的經驗,一個全新的劇種、全新的表現方式,但又含深厚而熟悉的傳統因子,不但不疏離,反而非常親切。
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像相聲而卻不是相聲,不像舞台劇但的確又是舞台劇,它顛覆了傳統相聲,也顛覆了劇場;不可思議的是,憑這一個創意之舉,拯救了傳統相聲,也造就了台灣現代劇場。《那一夜》的演出,當時掀起了社會對國內舞台藝術的熱忱,開創了八0年代台灣劇場創意之先鋒,又同時發動了保存傳統民俗的運動。之前在台灣,現代劇場是不發達的。對許許多多的觀眾來說,他們從來沒有看過現代舞台劇,第一次進劇場居然看的是《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於是《那一夜》就成為他們心目中「劇場」的模樣。接著,任何實驗都容易被接受。

賴聲川回憶:
說實話,相聲在台灣死得太突然了。1978年,我出國留學,相聲還算普遍,1983年,我回國,到唱片行,連老闆都不知道相聲是什麼了。忘記了。非常超現實。一個活生生而重要的表演藝術好像就那麼從來沒有存在過。所以我想,我們給自己訂的題目,就是「相聲死了,我們應當是什麼態度?」一定沒有人在乎,除了少數關心文化的知識分子。

當時【表演工作坊】只是想把這一齣戲好好做出來,在一些當時觀眾席容納一百人以下的小空間中演出,一切技術需求也降到最低,方便製作。想不到,這麼低調而質樸的概念,在首演的那一夜,造成空前的轟動。演員表演之精彩超過大家想像,劇本的創意更是前所未見,劇場的傳奇誕生了。突然之間,一票難求,歷史中從來沒有出現在南海路的黃牛紛紛出籠,在植物園附近逗留,原來150元的票可以賣到2000元,還有人搶著買。主辦單位只能一演再演,演到演員沒有力氣為止。到了高雄,現場居然出現了三種不同樣式的票。原來兩種是「偽票」,不肖份子自己印的!座位不是重號,就是最後一排後面不存在的一排!這種情形,可能不只在台灣劇場史,在世界劇場史中應當也是罕見的。

後來演出實況錄音帶發行,台灣大街小巷都在說相聲。那一套錄音帶不只是台灣劇場界的傳奇性副產品,更是台灣音樂界的奇蹟,也應當算得上是世界有聲出版品中的紀錄:正版銷售超過一百萬套,盜版多五倍,「精緻藝術」和「大眾文化」做了一次巧妙、空前的結合。當聯合報1999年選「台灣文學經典」作品時,《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入選為台灣一百五十年文學史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評論者馬叔禮對此戲評論的標題足以說明《那一夜》的自我矛盾性格及創作上的高難度:「用相聲來寫相聲的祭文」。----(部份內容取自陶慶梅及侯淑儀的《剎那中︰賴聲川的劇場藝術》,台北時報文化出版社,2003)

編劇:賴聲川、李立群、李國修

導演:賴聲川

演員:
李立群 飾 王地寶
李國修 飾 舜天嘯

舞台及燈光設計:聶光炎
服裝及造型設計:靳萍萍
舞台監督:鍾寶善
技術指導:張贊桃
佈景製作:王德全
音樂:陳建華

製作人:許博允
執行製作:徐思潔

首演:3/1/1985 台北國立藝術館

巡迴演出:
台中、高雄、台南、中壢

演出場次︰20場
觀賞人次︰約 30,000 人

賴聲川自從獲得加州柏克萊大學戲劇博士返國之後,在短短的一年來期間,他豐沛的創作力及獨特的導演手法,已經為國內戲劇開創自由而自然的表現方式,蔚成一片風潮。
——"歡笑背後有多少眼淚",《中央日報》,3/2/85

新象藝術季的舞臺劇《那一夜,我們說相聲》至今為止,創造了新象演出的奇蹟︰場場爆滿,連加演的二十九日、三十日、三十一日三天的票也在前天晚上全部銷售一空。
——"舞臺劇票房奇蹟!《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場場爆滿,尋求再加演的可能",《民生報》,3/15/85

一般人表達題旨,用正話講正話,講得又笨又費氣力。賴聲川這次選擇相聲的形式,反話講正話,講得漂亮而裕如。
——朱天文,"賴聲川的戲",《中國時報》,3/7/85

"The Night We Became Hsiang Sheng Comedians" is the premiere effort of the Performance Workshop. The newly formed group consists of two of Taiwan's most popular actors, Li Kuo-hsiu and Li Li-chun, and its most consistently innovative stage director, Lai Sheng-chuan. The three-man collective is commonly referred to in the Chinese press as "two Lis and a Lai".
This play, like others Mr. Lai has directed, developed not from a script but through collaborative improvistation combined with research. The results of this method have, so far, electrified Taiwan's still underdeveloped theater.
Last year, Mr. Lai directed a series of vignettes about retarded children by the Lan Ling Theater Workshop, Taiwan's seminal theater group. "Plucking Stars," as the production was called, managed to be realistic, inspired and genuinely moving without ever becoming preachy or patronizing. Mr. Lai's collaborators this time, though widely recognized as comic actors from TV, movie and stage appearances, have had varied enough acting careers to lend depth and conviction to their roles. The combination of these talents was bound to be a success, but the magnitude of it has been a welcome surprise to the group.
It is greatly to the group's credit that in spite of its rather lofty and unamusing aims, the play never bogs down in solemn profundities or obscure symbolism. Buoyed by the original, often startling humor and swept along by the plays energetic pace, the audience doesn't think about the essentially serious messages embedded within the piece's tight meticulous structure until later, and then more likely than not with an irrepressible smile.
——Paul Shackman, "Resuscitating Taiwan's "Cross Talk" Comedy" 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 5/17/85

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是【表演工作坊】的第一齣劇作。這個新創立的團體包含兩位台灣極富盛名的演員,李國修和李立群,以及台灣持續最有創意的舞臺導演賴聲川。這三人組在台灣媒體中通常被稱為「二李一賴」。
這齣戲,就像賴先生所導的其他戲,不是從劇本出發,而是透過集體的即興排練,再配合上研究而完成。這個方法所創造出來的戲,至少到目前為止,已經使台灣仍未開發的劇場大受刺激。去年,賴先生導了一些關於智能不足兒童的場景,由台灣種子劇團蘭陵劇坊演出。《摘星》,這個演出的名字,結果既真實,又富創意,並且極為動人,而從頭到尾並未教條或陶好觀眾的口味。這次賴先生的合作者雖然因其電視、電影和舞臺秀的喜劇演員知名度高,本身有足夠的表演經驗使得他們角色可以有深度和說服力。這幾個人的才華加在一起,註定是成功的,可是成功的程度之大,令這個團隊感到驚喜。
必須誇獎的是,即使這齣戲有極崇高的目標,演出中從來不會被神聖的深度之語或看不懂的象徵主義所累贅。它的基礎就是原創性高、時時令人驚奇的幽默感,而觀眾被這戲明快的節奏帶走了,基本上不會思考到作品緊密、精巧結構中的嚴肅話題,直到後來,而後來想到時,總會含著微笑。
——保羅‧謝克曼,"重新救活台灣的相聲喜劇",《亞洲華爾街日報》,5/17/85

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創下國內戲劇最高收入的記錄,也證明了舞臺劇的商業存在價值。
《那》劇全省公演二十場,場場皆滿,已有相當可觀的利潤。省政府有意安排《那》劇再赴各縣市巡迴演出,但因主角李立群在趕拍兩部電影,李國修忙於電視演出,暫時無法巡演。
此外,《那》劇發行一套兩捲錄音帶,出版公司以行銷三萬套以上,坊間盜錄品不記其數,甚至有《李立群、李國修大爆笑》為名的盜版帶,暢銷程度僅次於《四海一家》。
——"那夜說相聲收入創記錄",《聯合報》,6/85

長久以來,說相聲人才的凋零,加上劇本難求,相聲幾乎從表演場合中消失。
今年四月間,新象藝術中心主辦的國際藝術節,推出第一個節目《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把相聲和舞臺劇結合起來,由於劇本生動精采,編導配合無間,這項節目遂造成空前轟動,也使沉寂已久的相聲舞臺,重新獲得鼓勵和掌聲。
最近一群學者和年輕人也基於對民俗藝術的喜愛,共同成立藝文中心,以究習說唱民俗曲藝為主,其中相聲一項最引人注意,新劇本、新演員,予人視覺聽覺嶄新的感受,獲得許多迴響與共鳴。
——粘嫦鈺,"那夜後……大家說相聲",《自立晚報》,5/18/85

相聲的記憶,我們的記憶

此為【表演工作坊】創團作品二次搬演,藉「相聲」這一正在消逝的傳統表演藝術形式,來反映現代社會中許多事物的消逝,在幽默逗笑的背後,隱藏著深沉的哲思。

編劇:賴聲川規劃的集體即興創作

參與創作:李立群、李國修(1985)

導演:賴聲川

演員:
李立群 飾 舜天嘯
馮翊綱 飾 王地寶

舞台及燈光設計:聶光炎
服裝及造型設計:靳萍萍
音效設計:張小雯
技術總監暨舞台監督:劉培能
繪景藝術指導:吳國清
舞台技術暨製作:王家全、程健雄
音效技術指導:楊家明
燈光技術指導:姚志偉
音樂取材:麗歌唱片、友善的狗有限公司
排演助理:尹昭德

製作人:丁乃竺
執行製作:謝明昌

巡迴演出:
台北、台南、台中、新竹、中壢、高雄、洛杉磯、金門、新加坡

演出場次:51場
觀賞人次:約60,000人

前夜,【表演工作坊】行政總監丁乃竺在夢中驚醒;她夢到《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在臺上演出,當「戲包袱」抖開時,竟然是台下觀眾大聲把答案說了出來。

昨夜,【表演工作坊】重新搬演八年前的舊戲碼,臺下洋溢著一片溫馨氣氛,証明丁乃竺的確是虛驚一場。

八年來,《那一夜,我們說相聲》的錄音帶賣出了二十萬卷,這也正是【表演工作坊】最擔心的,大家過分熟悉而失去新鮮感。昨天很難統計有多少觀眾曾欣賞過,笑聲也不似八年前屋頂彷彿都要震動的激動感覺,但現場始終有著一股懷舊溫馨氣息。導演賴聲川認為,這或許才是他們所期待的,八年前,大家笑的過頭,反而忽略體會戲中深沉的滋味。
——陳幼君,"懷舊添滋味",民生報,10/8/93

力霸百貨與【表演工作坊】共同主辦「相聲是一場愛的演出」慈善義演,將把12月11日、12日,《那一夜,我們說相聲》在世貿台北國際會議中心演出兩場,50%的門票收入,捐給中華民國社會福利聯合勸募協會,做為慈善基金。
——"【表演工作坊】義演說兩場",民生報,10/13/93

很多記者不喜歡訪問李立群,也不是每個導演都能夠駕馭李立群,這位演誰、像誰的演員往往邁著外八字的步子,操著「他抓的住你」的口吻連珠炮般射向你,滿滿的,教人懷疑從那副時髦薄鏡框看到的人,是不是都小了、矮了。一九八五年,賴聲川回國,他抓住了李立群,再度把他抓回劇場舞臺。《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造就了李立群在劇場上的蹊徑,李立群此後沒再跟過其他導演,成為【表演工作坊】的招牌之一。
李立群演戲有很多自己的主張,合作多年的賴聲川說,他在乎每件事,甚至連衣服的釦子都要管,「而你要用他,就是放開他、相信他,最後他總會在你要的點上。」對於這樣的演員,賴聲川覺得,難搞,是值得的。
——盧健英,"李立群︰他抓得住觀眾",中時晚報,10/12/93

整整三個小時的演出,笑聲、掌聲不斷,李立群,馮翊綱經妙絕倫的搭配表演,贏得了觀眾一致的口碑「演絕了!」。
賴聲川是個奇才,而李立群、馮翊綱是絕活,把舜天嘯、王地寶演活演絕了。
在李立群的表演中,我們看到的是悲愴、迴腸盪氣的表演,其念白,表情足以令人想起舞台劇「茶館」中特級演員于是之的表演,不由的佩服李立群在舞台劇藝術表演中輝煌成就。
沒有看過李立群、李國修配對的觀眾簡直想像不出除了李、馮相配之外,怎麼可能找得出另外的更好的一對。
不由得將「那一夜」中的相聲與大陸的相聲相比,雖然中國大陸北京是相聲的起源地,但由於相聲只是諷刺所謂落後的現象,有一度還必須去歌頌,使大陸相聲的題材侷限太大,不敢觸動許多禁區,例如對於政治的干預,對於國家領袖、領導人的諷刺等等,在「那一夜」中就體現出台灣相聲的無拘無束,無所顧忌,這才是相聲得以輕鬆地批評國家大事、百姓小事的厲害之處。

——吳琦幸,李立群、馮翊綱搭檔精彩絕倫,「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演絕了,美國國際日報,1/8/94

 
© 2011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