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死亡(非常意外!)(1995)

政治喜劇的時代精品



疑似爆炸案的主嫌在意外中墜樓死亡。改編自義大利當代最受爭議的劇作家/導演/演員達利歐˙弗的原著《一個無政府主義者意外的死亡》,全劇敘述一個看似神經病,但自稱是「生活中扮演各種角色」的無厘頭演員,被逮捕在某警察分局後假扮為各種不同身份的人,嬉耍分局警員,而同時警局正逢一群眾運動頭子在局中神秘的「意外死亡」。

劇本:達利歐‧弗 (義、Dario Fo)

翻譯:賴聲川

改編:賴聲川、金士傑

導演:金士傑

演員:
趙自強 飾 丑
李建常 飾 一毛二,鼓手
劉亮佐 飾 刑警
吳世偉 飾 組長
李明澤 飾 一毛三,鼓手
馮翊綱 飾 局長
丁乃箏 飾 記者
洪瑞琦 飾 台上樂手

舞台設計:楊維楨
燈光設計:程健雄
服裝及造型設計:蔡毓芬
音樂設計:洪瑞琦
舞台監督:楊家明
導演助理:徐珪瑩
繪景藝術指導:吳國清
舞臺技術指導:陳龍傑
燈光技術指導:黃祖延
音響技術指導:楊家明

藝術總監:賴聲川
製作人:丁乃竺
劇團經理:謝明昌
執行製作:丁怡文
技術總監:劉培能

首演:11/12/95 國立藝術館

巡迴演出:
台北、台南、高雄、台中、中壢、新竹

場次:26場
觀賞人次:約23,680人

「五香碎肉有營養,雜燴料理保健康。」這不是食品廣告,而是台灣劇場新近樹立的一座笑劇功德碑,是【表演工作坊】搭配金士傑所展現的諷刺新氣象。《意外死亡(非常意外!)》是台灣劇場難得一見的笑劇上品。
主觀批評不失為比較劇場「效果的一個途徑。小女觀賞《意外死亡(非常意外!)》幾乎是從頭笑到尾,有時候全場就只聽到她的爆笑。內人沒那麼誇張,但開懷的經驗是以往的劇場經驗所不曾有。試比較她們笑的時機即可發現,小孩笑而大人沒笑的時候,笑點落在可以獨立於文義格局之外的台詞、肢體動作、人物造型本身。通常是引發她聯想到卡通、漫畫或綜藝短劇的動作與造型,如耍嘴皮、眼珠掉落地上或丑角的易容變貌等。至於大人笑而小孩不笑,無非涉及意識型態、政治黑幕、社會背景或虛偽人生,凡此種種都和劇情有關,都不是小孩所能領會。此處的比較大可引為笑劇和鬧劇(slapstick)的一個分野。既然是笑劇,當然要能逗笑,可是如果一味搞笑,笑場變成鬧場,諷刺的格調不變質也難。金士傑成功的地方就在於誇張的動作有節制,逗笑的場面有分寸,即使煞尾丑角藉假器官推砌出來的「假象」穿幫,這一場最有可能淪為鬧劇的戲照樣展現他氣定神閒的導演風格。
——呂健忠,他們意外笑得非常不意外,表演藝術雜誌第36期

六年不曾執導演筒的金士傑經過一番慢火功夫、細細經營,把原來憤怒、爆笑、尖酸、辛辣的一齣義大利當代政治喜劇作品,敷上一層超現實的油彩,抽離了現實的距離,美感與抒情出現,金士傑式喜劇於焉誕生。
——金士傑式喜劇,細細烘焙巧思,民生報11/12/95

【表演工作坊】會演出這個劇本大概是賴聲川的選擇,因為達利歐‧弗以喜、鬧劇手法處理嚴肅議題,發出社會批評的作風,也正是賴聲川的看家本領。但《意外死亡(非常意外!)》中所有人畫白臉的丑扮又不得不令人想起金士傑導演的《荷朱新配》和《懸絲人》。
原劇創作的時、空都與我們頗有距離,改編的文化轉換貼切自然,直指今日台灣政治、社會的病癥,是引起共鳴的主因,十分貼近弗氏以大眾劇場做文化批判的苦心。此劇左批執政黨、右批反對黨,拳打官僚制度、腳踢傳播媒體,藉著情節發展的荒謬,來凸顯社會生態的荒謬。全劇是對於一個無政府主義者之死追求真相的調查報告,而是以調查作為出發點,引爆幾個變態畸形的角落,後設計巧不但讓我們看到一座舞臺上的警察局,更把警察局變成恣意扮演的舞臺。
金士傑的導演在人物誇張的反應之際,仍時時維繫住情緒流動的可信度,終能完成本劇難度極高的風格要求:「一齣感人的鬧劇」。
——閻鴻亞,一齣感人的鬧劇,自由時報,11/27/95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