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不用學



前些年,我在寫《創意學》一本書的時候,到了尼泊爾的山上做一個短期的閉關,在我關房隔壁的一棟小房子同時閉關的是我的好友,法國出家人及著名作家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我們每到中午的時候會出來,在陽光下用簡單的素餐,巍巍的喜馬拉雅山在背景中。閒聊中,他跟我分享了他近年來參與的一個偉大的科學實驗,那就是世界知名的腦神經科學家共同主持的一個關於「快樂」的實驗。馬修充當科學家的白老鼠,經常要到實驗室,身上掛滿300多條感應器,然後被推進核磁共振器中,讓科學家測驗他在各種禪定狀態中的腦波反應。

經過多年的廣泛實驗,800多位腦神經科學家的共同結論是:「快樂」是一個人腦可以學習的技巧,而像是禪定的活動,是直接能夠促進快樂的行為。那一年,在喜馬拉雅山下,馬修興奮的跟我說,他參加的這些實驗結果將會改變人類的歷史。

 

想一想,人類的歷史,人類所有的成就,所有的問題,都可以歸回到這一點──快樂的追尋。美國獨立宣言中所闡述的這項天賦人權,到了我們這個時代,定義似乎已經模糊了:沒有人否認快樂不是人生的目標,但很少人能說清楚快樂是什麼,或者確認我們在生命中努力追尋的一切,能帶來快樂。萬一我們發現想像中那個追尋的對象到最後並不是我們所要的,怎麼辦?這形成一個相當可怕的現象──那就是大部分人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創意是一個神祕的旅程。幾年後,在馬修的邀請之下,我和我太太丁乃竺共同翻譯了馬修的著作《快樂學》。去年,我應香港的邀請做一個新戲,就在這個叫做《水中之書》的戲中探討快樂對現代人的意義。很高興在創作一年多之後,我有機會在臺北和熟悉的演員和製作班底繼續發展這個劇本,這種重新創作的過程讓作品有機會更深化、更成熟。《快樂不用學》是這麼來的。

我試圖做一個簡單的作品,但這五位元主要角色碰撞到一起所造成的交集怎麼說都具有它一定的複雜性。雖然如此,我發現這個故事還是能夠創造出單純但深度的感動,至少我自己在寫這個劇本時經常會陷入一種莫名的感動中。檢查起自己在創作時到底在想什麼,我發現我的注視就在周遭,這麼多追尋快樂但不得其門而入的朋友們,也在遠方,幾年前在奧地利爆出的驚人新聞,關於一個爸爸把自己女兒囚禁在自家地下室多年的事件。這些極度黑暗的故事,總是會黏在我們心中,直到找到創意出口為止。

 

祝福每一個人都能夠尋找到自己快樂之道!

 

*特別感謝香港話劇團為這次演出所給予的一切支持。

最後,我要特別感謝巴哈,不管他在哪裡。相信他以各種方式都在人間。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