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大家一起來跳舞

反正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一齣大膽的黑色喜劇,透過一棟現代公寓中所發生的事件與現象,對都會人的疏離作了一番荒謬奇想的諷刺;全劇充滿了超寫實而又極為寫實的風味。舞台呈現一扭曲不正的兩層結構體,表現出台北一棟公寓中的三戶住家:一對性變態,一對男女情侶但男方是同性戀者,一對夫妻但妻子幻想自己生了小孩。穿梭在這棟老公寓之間的是一位智能不足的成年女子,由她的觀點觀看整個事情。
《來》劇配合了文建會文藝季,到台東、澎湖等較偏遠地區演出。自立晚報劇評稱之為「美麗大廈內的黑暗之舞」,並說「黃建業的人生透視加上表演工作坊的凝聚活力,將這支舞跳得多麼生氣勃勃!」

編劇:丁乃箏、賴聲川、黃建業
部份靈感源自法蘭卡‧蘭梅的獨幕劇《醒來時》

導演:黃建業

演員:
丁乃箏 飾 樓下似乎平凡的家庭主婦
金士會 飾 樓上玩死亡遊戲的女人
鄧程惠 飾 愛玩電梯的智能不足女人
郎祖筠 飾 憤世嫉俗的歌手
陳立美 飾 歌手的妹妹
鄧安寧 飾 樓上女人的男人/歌手沉默的男友/家庭主婦的丈夫
程健雄 飾 樓下管理員/送便當小弟

舞台燈光設計:聶光炎
服裝造型設計:鈴鹿玉鈴
原創音樂及音效設計:Tony Taylor、黃大煒
原創歌曲:<來,大家一起來跳舞>及<無塵的愛>
作曲:Tony Taylor
作詞:賴聲川、丁乃箏
演唱:郎祖筠

舞台監督:游源鏗
舞台製作:景翔舞台設計有限公司
舞台技術暨製作:吳國清
燈光技術暨執行:姚志偉、黃祖廷
音效技術暨執行:楊家明
助理舞台監督:李琬玲
排演助理:劉亮佐、李耀華
服裝助理:劉玉娃

藝術總監:賴聲川
製作人:丁乃竺
執行製作:曾珍妮、呂永真
執行製作助理:戴海帝
平面設計:劉開工作室
攝影:劉振祥

世界首演:10/3/90 台北國立藝術館

巡迴演出:
台中、彰化、台南、高雄、屏東、南投、苗栗、中壢、基隆、台東、澎湖

演出場次:29場
觀眾人數:約28,000人

本質的反省與批判。戲的場景發生在一棟大廈裡,透過對三個家庭的描述來呈現一個公寓的可能危機,其實也正是一個社會可能的危險因子。
確實,支持這個社會需要的是一些無形的力量,來突破越來越小的空間,和窒悶困頓的心靈,《來,大家一些來跳舞》提供了一個冷靜的觀照,並且表達了一些遊戲的心情,或者可以這麼說,如果這個社會多一些抽象的思維,社會的現實應該會得到改善吧!
這個戲的風格和賴聲川的戲很不一樣,但是編劇丁乃箏,導演黃建業和幾個演員都很出色,加上聶光炎的舞臺設計,鈴鹿玉玲的服裝設計,使整齣戲在低調中有風趣,在荒謬中有誠懇的意涵。深思其意,對近年台灣的脫軌、脫序、脫線不免也懷抱了一絲希望。
看完戲後,走出藝術館,攔了幾部計程車都不停,使我想起這五年的台灣正如一只吹了太多氣的汽球,突然噗的一聲爆了,站在黑暗的街頭我想︰汽球吹爆了,最好的方法不是去縫補,而是買一只新汽球來吹。並且在汽球爆的時候,大家笑一笑吧!把它當成是低氣壓中的掌聲。
——林清玄,"娃娃觀賞說很好看",民生報,10/11/90

《來,大家一起來跳舞》的設計,基本上是很受限制的。要寫實,又不能太寫實,要是詩又不能「詩情畫意」。從大家來的訊息很多,有「超現實」,「雷內馬格利特」,有「立體主義」,有「拼貼」技法等。不過我不是一個純「理論型」的設計者,所以我的設計也許會受這些理論、技法的影響,但不沉陷在那一模式裡,我總認為我設計的戲,是為這齣戲的動作而作的戲。
——聶光炎,"來,大家一起來設計"

《來,大概一起來跳舞》是對一個變態環境的一絲寄望。當音樂還能打動人、舞還跳得起來時,這一些人尚未死去。世界末日來臨時,人如果能跳著舞、唱著歌來迎接它,那麼這些人應該能得到解脫。……
《來》劇的荒誕、變態是傳達訊息的方式,如果觀眾看的坐立不安、心神不寧,那麼這個大環境就有一絲希望。
——丁乃箏,"來,大家一起來跳舞",自立早報,10/1/90

本來丁乃箏在創作《來,大家一起來跳舞》的最初版本時,它是一個喜劇。這個喜劇除了丁家受法蘭卡蘭梅的獨幕劇《醒來時》影響,變成其中一部份支架外,其他甲、乙兩家和丙的智障角色,都是丁乃箏生活中目睹及耳聞的一些奇特現象。把它們交織呈現,在現代都會冷漠的公寓分割空間中,這些角色分別表露著不同的焦慮、夢想和幻覺。
可是,當這個戲進入排戲程序時,現實中畸異幽黯的角落似乎從每一位共同創作者的腦海中翻騰出來,賴聲川、丁乃箏和我很快便決定,把丁家的脫線喜劇一改成一百八十度的重型悲劇。金士會提供了不少在她身邊不快的婚姻和家庭暴力的實例,鄧安寧在即興時,經常表現出一些極其荒誕的虐待和威脅性喜感。其他幾位演員和排演助理、舞臺監督等,也經常在開工作會議時,甚至休息閒談中七嘴八舌的吐露出接二連三恐怖和悲慘的真實故事。在表面上極為安穩的現實經驗中,排演場突然轉變成一個神秘、乖誕的黑色洞穴,它通常潛伏在理性表層底下的暴烈、荒蕪與空虛慘誕的人際面貌,於是原劇作中帶著荒謬諷刺的公寓風情,似乎很快便轉變成一個扭曲變形的現代都會惡夢。
——黃建業,"從喜劇到暗影重重的荒誕世界"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