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二主

可能有史以來最歡樂的喜劇



義大利藝術喜劇自三世紀以來在世界劇場中扮演一重要的影響力量。【表演工作坊】曾借用義大利藝術喜劇的即興訓練方式創作出《暗戀桃花源》中之「桃花源」部份,為台灣劇場帶來一種快速、瘋狂但高度精緻化而智慧的喜劇表演。高多尼是義大利藝術喜劇作家中之泰斗,《一夫二主》是他的代表作,描寫一個隨時處於飢餓的狀態又自以為聰明的僕人,為了賺錢而兼差,同時服侍兩位主人。在一連串隱瞞、欺騙行為之後,劇情瘋狂的走向一些不可收拾的結局。

劇本:賴聲川改編自卡羅‧高多尼(義大利,1707-1793)原著

導演:賴聲川

演員:
李立群 飾 楚法丁諾
金士傑 飾 潘大龍
蕭 艾 飾 比雅
趙自強 飾 佛林都
陶傳正 飾 倫巴第大法官
尹昭德 飾 西維歐
孫寶貴 飾 丁娜
張鳳書 飾 克莉斯
康祿祺 飾 畢老闆
高肇政 飾 苦力、侍者
趙啟宇 飾 苦力、侍者

舞台及燈光設計:聶光炎
服裝及造型設計:靳萍萍
原創音樂:張小雯

副導演:陳立美
劇本創作助理:郭佩霖、蔡依雲、周蓉詩
導演助理:吳世偉、鮑代玉、符宏征
技術總監暨舞台監督:劉培能
燈光技術指導:李俊餘 程健雄
音響技術指導:楊家明
舞臺技術執行:陳龍傑
繪景藝術指導:吳國清

製作人:丁乃竺
劇團經理:謝明昌
執行製作:丁怡文

首演:3/18/95 台北國家戲劇院

巡迴演出:
高雄、台南、中壢、台中

場次:21場
觀賞人次:32248人

三百年前義大利街頭喜劇的形式,可能就在你眼前重現!傳統菱花格子圖案、手拉式布幕、城堡式的尖塔、擠得出乳溝的連身緊身蓬裙……,只舞臺上方橫寫著「一夫二主盛大公演」,有點中國元雜劇「XXX在此做場」的況味。這是一齣古老國度的古老劇種,被二十世紀末的台灣人玩出二十一世紀的瘋狂。
——紀慧玲,"台北舞臺《一夫二主》義大利味",民生報,3/18/95

為了營造義大利藝術喜劇野台演出的氣氛,聶光炎的舞臺看版刻意有點「土氣」,演員身著義大利宮廷服裝穿梭舞臺,以一連串「烏龍」爆笑事件,點出社會、人性的荒謬。
在《一夫二主》的即興訓練中,導演賴聲川透過演員的潛力,發揮許多屬於中國聲腔叫賣和相聲的本領,而演員自己在進行動腦即興時,也常會笑到在地上抽筋。
一夫二主》導演很明顯的讓觀眾看出演員在演戲,因此誇張、好笑是演出第一要務。自以為聰明(其實很笨)的僕人楚法丁諾是李立群飾演,他為了貪錢兼差服侍兩個主人,偏偏兩個主人又是愛情悲劇主角,結果全劇最重要的動線,就是兩個主人要見面,但僕人卻千方百計不讓兩人見面的舖陳上。
——王亞玲,"《一夫二主》濃濃卡布奇諾味" ,中國時報,3/18/95

一夫二主》一場餐廳吃飯的高潮戲,充分展現李立群、蕭艾等人體力與演技的大挑戰,擲盤子的特技將會讓觀眾看的出神。
——陳慧玲,"《一夫二主》要您輕鬆",自立早報,3/18/95

高多尼的劇本固然每一場景都妙趣橫生,卻仍有前言不搭後語的邏輯漏洞。在史崔勒的處理下,這些劇情上的粗率之處可以被表演特性掩蓋,甚至成為懷舊風格的特色,但賴聲川在不同舞臺質地的考量下,費心將全劇修補得滴水不漏,並且強調了某些此時此地的敏感話題,企圖透過這部兩百年前的劇本,和觀眾直接對話,針貶我們共同的現實。……
於是,原本無厘頭到底的搞笑技倆,現在不時流露出微言大義。一場兩個主人輪流打僕人的戲,打到後來竟然一起跳著舞來。爆笑之餘不禁猛地一醒︰政府與民眾真的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嗎?又如原本為自由戀愛逃家的情人,現在附加了革命黨的身份,滿口革命理想,卻從不正視百姓疾苦,只關心自己的愛情是否順遂。賴聲川在這裡對反對派人士投下既人性又嘲謔的一瞥。
瘋狂的喜感,尖銳的社會訊息,賴聲川越來越像徐克了。
——鴻鴻,"賴聲川+李立群也搞笑也針貶",工商時報,3/18/95

從野台鬧劇變成國家戲劇院室內演出,又不失原來的俗民質感,勢必經過轉化,在此看到賴聲川獨到的能力;面對不同觀眾,特別以「較知識性的歷史題材」來做為演出內容。而由觀眾一樣受到吸引,證明︰知識階層固然有其知識之精緻面,但此外,除了熟悉的題材不同外,知識份子與一般人無異,一樣需要透過鬧劇等俗民文化來豐潤、沉澱自己生活,不必自命清高,因此,這成為一齣自我嘲諷的「知識份子的鬧劇」。
另外,對舞臺型態的轉換上,亦特別設計一個立體三面向的大盒子,開演打開,演完關起,正帶著可以流浪演出的意味;而開場、中場及戲間,都有類似穿幫的演員直接與觀眾交談,這些安排呈現了某種野臺特色。
——廖抱一,"一場知識份子的鬧劇",民生報,3/23/95

香港朋友說︰「你們來香港看表演?我們還去台北看呢!」這句話令我竊喜,真的,這幾年民間文化活動真是蓬勃發展,表演多元化,而且真開放自由,有如西方文藝復興期的氣氛。自由,我認為民主自由是很重要的因素。沒錯,被約束、受壓制的陰影還存在某些創作中,去年人間劇展著軍裝齊步走的一群演員令我印象深刻。但是觀眾也有選擇自由,如果戲不好看,看了會有不必要的鬱卒,何必自找罪受?而且浪費時間。
什麼時代了嘛?還老揭舊瘡疤?我們要娛樂,要揶揄一下現實(當然也不放棄努力改變不盡理想的現狀),要笑,嘻嘻笑,哈哈笑。
就這一點來說,賴聲川若不是先知先覺,至少也有知有覺。《暗戀桃花源》的滑稽印象猶新,《一夫二主》的改編創作又令人拍案叫絕。
——黃有德,"說火星話也是一樣好笑",中時晚報,4/1/95

 
© 2011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