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意課程



2006年我在史丹福大學演講談創意,

一位商學院的MBA學生問我說:「創意可以學嗎?」

我反問他:「你們商學院不是有教嗎?」

他說:「有吧。我們有學各種腦力激盪和另類思考的技巧。」

談下去後,我發現他要的不是那些技巧,而是創意本身。

                      ─《賴聲川的創意學》,p.28

為了分享創意挑戰的淋漓痛快,並與當代頂尖的文化藝術正面對話,自2004年起,【表演工作坊】開始在各地進行表演藝術推廣企畫「Just Play It」。【表坊】透過「Just Play It」與非常多學校、地方單位或企業分享這二十八年的創作歷程及創意觀點,從中發現比表演更好玩的事。這些優質活動,總能成為激發潛能的新觸媒。而今年,我們將原本的「Just Play It」計畫全面升級成「Campus Frolic!」計畫,其中更針對企業的需求量身打造課程。

課程主題就是「創意」。

在【表坊】,我們將「創意」分成兩個部分:「構想面」和「執行面」,構想面關注的是靈感,執行面關注創意人如何確實地執行靈感。在Campus Frolic!企業課程中,我們將焦點放在構想面,以因應不同領域專才的需求,讓他們在執行面上,根據自己的專業能力運用創意。

但創意的「構想面」可以教嗎?如果可以,該怎麼教?

在認知科學的領域,任何一門以應用為導向的學問大抵都包含陳述性知識(Declarative Knowledge)與程序性知識(Procedural Knowledge),後者必須透過實作讓學習者鍛鍊執行知識的能力,進而推測其「Know-how」,就像開車?不是透過閱讀或口述就能夠習得的知識。

有一天我和侯孝賢談到創意。

那是八○年代,

他在拍《童年往事》、我在排《那一夜,我們說相聲》。

我問他:「你覺不覺得創意像一台大機器?」

他說:「我覺得我已經進到機房了,可以看到所有儀表板和按鈕。」

我跟他說我看得到那機房的門,但還進不去。

                      ─《賴聲川的創意學》,p.234

對創作者而言,創意的本質比較接近程序性知識。必需透過不斷地實作練習才能更靠近「機房」。以多元智能理論著稱的哈佛大學教授加納德(Howard Gardner)也一再強調創造力是一種依附於情境、與情境高度互動的知識,學習者得在情境中不斷嘗試錯誤始能完成學習。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直覺地認為創意無法教的原因?因為這樣的情境很難在學校的環境營造。

因此,關於創意的學習必須掌握兩個要件,一必須是讓學生親自操作的體驗式教學;二是講師必須具有豐富的互動教學經驗。而【表坊】量身打造的Campus Frolic!企業課程剛好完全具備這兩項要件。原因有二:

  1. 我們讓不同專長的表演藝術講師設計不同的情境,讓學員在不同情境下操作解題。所有的表演老師最擅長的即是情境塑造,透過不同的角色設計、場景安排,讓學員得以順利的進入情境,解答創意。
  2. 【表坊】精選3名講師。運用表演藝術的不同媒介,打造一把通往創意大門的鑰匙。

我們期待,可以將二十八年來的創意經驗用有系統的方式分享給大家,因為創意最終是企業創造價值最核心的能力之一。如果您有興趣,歡迎直接與我們聯繫。

 
© 2016 Performance Workshop | 15F-1, No.81, XinTai 5th Road Sec 1, XiZhi District, New Taipei City
©【表演工作坊】| 221 新北市汐止區新台五路一段81號15樓之1
TEL: (02) 2698-2323 | FAX: (02) 2698-0550